芯片禁售,中兴或许会死,中国芯片产业却将迎来再生当前位置:绿狐首页 > 移动学习资讯 > 芯片禁售,中兴或许会死,中国芯片产业却将迎来再生
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23 09:37:07   文章来源:绿狐   作者:绿狐运营小编   阅读次数:36


4月16日,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告,7年内禁止美国企业与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往来。公告称,中兴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。当时,美国政府指控中兴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口。


中兴,作为一家千亿级的上市公司,如果没有中美贸易战,我们可能永远看不到它不堪一击的一面,指甲大小的芯片缺失,就差点将中兴“放倒”:中兴的电信设备、手机中有大量来自美国公司的元器件和软件,其中很多都是无替代方案的,美国的科技封锁可以说是直接掐断了中兴的命门。毫不夸张的说,这一纸禁令,足以将中兴公司推到破产边缘。



中兴缺芯片是事实,但除了这些,还缺什么呢?

一、缺乏深入研究美国人思维方式、法律法规的人才。


从以上新闻报道的内容可以看出,中兴并未履行当初和美国达成的和解协议。2017年7月份,中兴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整顿结束,并给了一个39个人的处罚名单。而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正是在此,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兴谎报了对事件相关人员的处罚情况。原本认定的受罚员工中,“除一人以外的所有人”都被发现从公司那里领到了其不应得的 2016 年全年奖金。

如果事前中兴有相关人员深入学习和研究过美国的法律法规,摸透美国人的办事风格,评估过不认真履行和解协议的后果,也就有可能降低这种灾难的发生。


二、诚信经营是企业的生命,美国商务部门认为中兴缺乏诚信。

人无信不立,企业无信不兴。

2017年3月中兴通讯同意认罪协商,美国开出12亿美元罚款,中兴支付8.92亿美元罚款,另3亿美元的罚款获缓缴七年。

根据和解协议,中兴承诺解雇4名资深员工,另有35人接受取消奖金或被谴责的纪律处分。但事后中兴并未对39名相关人员作出处罚,且向美国商务部做出了虚假陈述。

因此2018年4月16日,美商务部发表声明指中兴通讯在2016年至2017年间向商务部产业安全局两次做不实陈述,没法再相信他们。

如果之前中兴做到履行承诺,也不至于在今天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。


三、缺乏原创技术,何谈立足。

试想一下,如果我们自己也掌握了能与美国抗衡的原创芯片技术,他们还会这么嚣张吗?美国如果真要打击中国,根本没必要费那么多口舌,一个小小的芯片就可搞定。中国在电脑和通用芯片领域每年的进口额接近2000亿美元,而且基本国内是没有可替代的。

芯片禁售,对中兴来说将造成每年一千多个亿的损失,这对整个中国企业特别是国际化企业来说也是非常大的警告:只有脚踏实地,自主研发,提高自己的硬实力,才不会在大风大浪临时直接翻船。

中国要崛起,中国企业更要崛起!

作为中国崛起中国企业的一员,鑫日科的产品和服务虽然没有涉及芯片,但是在企业移动在线教育领域(e-learning),鑫日科不忘初心,一直坚守诚信经营的理念,坚持走创新之路,坚持学习平台的自主研发,掌握了企业在线教育领域的核心技术并拥有41项软件著作权证书。



通过多年不断的努力拼搏和积累,鑫日科人充分掌握及理解企业在培养人才方面的各种需求,并且能够通过精准把握客户需求,提供与之匹配的优质的个性化的学习产品和服务,帮助企业通过创新的学习方式培育更多优秀的人才!

时至今日,鑫日科在平台、课件、运营等多个产品领域成功服务腾讯、华为、唯品会、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OPPO、民生银行、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、无限极、美的等行业标杆,助力标杆企业人才培育和发展并先后获得博奥奖“最佳移动学习方案奖”、“运营咨询服务商十强”、“优秀课件定制服务商”、“优秀运营咨询商”,美国培训杂志全球培训组织 2017 Top 125强等众多奖项。





放眼未来任重而道远,鑫日科要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,鑫日科人将永怀谦和与感恩之心,开启“鑫时代”的新长征。


延伸阅读:来源:http://www.sohu.com/a/229115601_115207


现5G时代即将来临,中兴或许会死,中国芯片产业却将迎来再生

第一再生契机,可以从2016年软银创办人孙正义买下了ARM推进。

从高通、三星到英伟达,都是使用这家英国公司的硅智财。ARM的智财IP让欧美一流芯片公司减少开发设计时间,当然也包括后来的联发科和华为,这是全球创意的分工,也是全球供应链创新的连动性和互动性,中国已证明自身绝对有能力加入。

过去有一种合理怀疑,认为欧美大厂间推动创新也有“猫腻”的可能,也就是在创新平台的开发上,亚洲国家的信息速度较为落后,美国芯片产业背后有全球化合纵连横的本钱。但务实又前卫的韩裔日本人孙正义从ARM切入英美势力集团,以及中国5G芯片发展居于市场拉动地位,ARM一定乐意配合,一面分工重整、一面进行竞争,以追求更有效率的经济定律。

第二再生力量,是无数海归派“众志成城”。

美国早期将国防芯片制造技术转移给日本、韩国和台湾,也是小心翼翼,怕危及到美国本土自己的产业,但是韩国、日本、台湾的企业家抓住“历史发展机遇”,从内存、绘图芯片到通讯芯片、高速芯片一步一步站稳,靠的不是弯道超车,而是建立自主技术的决心。

现在5G市场正在崛起,产业的下一次分工阶段即将来临,联发科、海思、展锐等又一代华人设计公司已渐露峥嵘。

第三再生力量,是以华人为首的半导体制造势力全球崛起。

中国大陆目前最先进的芯片生产线是中芯半导体28纳米制程,中芯创办人张汝京从德州仪器、台积电离开,前往上海张江发展,展开芯片产业的第一次“供给侧改革”,以改善中国高度依赖进口芯片的现况。

现在国家更强调知识产权的重要性,正是对工程师的尊重,更是维护研发工程师创新的权利,并进一步延伸到人才培养和技术接轨的方方面面。这也是为什么台湾科技界对清华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高举“并购成长”的主张极度反感,甚至认为赵伟国只是“炒股者”。被国家寄予厚望的紫光集团发展芯片产业,绝不能靠并购和溢价等金钱游戏得到技术,这样的话,技术不能生根。而台湾公司就算被其买了,也会马上产生断层,反而浪费了共同对抗欧美的资源。

第四再生力量是中国不怕风险,有承担风险的实力。

台积电成立初期,台湾政府为了要民间参与投资,邀请台湾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等民间力量以10元新台币的股价加入投资,并占有23%的股份,但是1986年公开上市之后仅仅上涨2元新台币后,王永庆便立马以12元新台币卖掉,这说明了科技领域的风险极大,并非实业家所能掌控和擅长。但是大国却可以承担长期发展风险。

所谓“知识产权”,不是说有自主发明技术就有价值,就像盖栋房子,如果是在好的地段,才是“资产”,反之可能是负债——光是维系成本就超过本身价值。中国大陆既有能力“造房”、也有长期“住房”需求,这么大的半导体市场,值得政府和工程师共同面对创造“资产”的风险。

上述四条再生道路绝非平坦,毕竟美国看待中国崛起,可不是控制日本、韩国和台湾地区这么简单。美国把中国当敌人很正常,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强化合作,中央又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道,中兴的危局,反而是复兴的前兆。

这或许也是陆行之把中兴通讯一案拿上台面发问的目的,以他待过美国花旗、巴克莱、野村证券,精算得出中兴“微小”。这次代表中国国金证券发问,也算象征中国科技资本技术开展迅速。

大国发展自有技术,自有谦和之道。中兴很努力,也曾有选择策略的机会,但终究完成了阶段任务,不是美国商务部判它“死”,而是中国参与全球供应链价值分工的必然结果。

0